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舅夜】我爱你的一千个小故事(37)

是千璟不是千景:

听说你们很想念这个系列的嘛?
来吧,狗子们一到了这种比赛就疯狂发糖
没有流量不刷微博的我就凑凑热闹吧qwq

圈地自萌
勿升至真人
勿转出lofter

————————————————————————

我爱你的一千个小故事(37)



371、大家开始集训的时候苏汉伟还拖着鼻涕,从其他队跟过来的陪练们天天打趣苏汉伟本来就说话不清楚,这一感冒连兮夜语都说不清楚了。
苏汉伟急于反驳,一着急就鼻涕眼泪齐飞,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停不下来,就在大家哄笑的时候阵圣俊从旁边冒出来用纸巾捂住苏汉伟的鼻子。
“用劲。”阵圣俊隔着纸巾轻轻捏住苏汉伟的鼻子。
苏汉伟轻车熟路撸了一把鼻涕,小奶音喃喃:“舒服多了!”

372、“听说你们俩吵架啦?怎么和好的?”韩金难得八卦,刚刚跟陈博搭档竟然被阵圣俊跟南东贤锤了,这会儿看到了苏汉伟,突然想起来网上的八卦。
苏汉伟正疲于练习对线,蔫不唧唧的回答:“没什么啊,就把晚饭的肉给他吃了。”
“就完了?”韩金眼里都是不相信。
“反正最后还是我们俩瓜分了那盘肉,我又不亏!”苏汉伟想起来那天晚上阵圣俊又把肉喂到自己嘴里,被军训了一天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不跟你聊了马哥,我去找他吃饭了!”

373、腿哥的生日是在集训的时候,于是一群人谋划着给腿哥过生日,买蛋糕的时候出现了分歧。
向人杰跟南东贤想要吃草莓味的果酱,苏汉伟跟尹景燮强烈要求要巧克力味道,最后的一票落在阵圣俊这里。
“别问了,买巧克力的!本来我喜欢吃巧克力味也是被他带的!”苏汉伟拍板定下蛋糕的时候还不忘顺手撒狗粮。

374、来参加集训的其他队的队员最讨厌跟we一起训练,跟打lpl的时候一毛一样。
Rookie那次笑嘻嘻地在线上单杀了苏汉伟,于是自从we下路解放之后,就再也没逃脱过来自阵圣俊的针对。
韩金在下路配合打野搞死阵圣俊之后,苏汉伟团战就只盯着韩金一个人猛切。
最可怕的是we还有野辅,打包起来在地图上乱逛,指不定从哪里冒出来勾引一波送你回家。

375、所谓心理感应,大概就是大家都呆在训练室里的时候,阵圣俊的目光始终落在苏汉伟身上,但是小中单就是不回头,但是在ad移开目光的那一刻,小中单翘着嘴角回头看向了站在人堆里的ad。

376、南东贤趁着苏汉伟跟向人杰两个人不在的时候搞了一波事情,啃了阵圣俊的手,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结果被某人照下来发到了网上。
据说当晚某队中单到酒店前台询问有没有搓衣板,某队打野房间里传来不明声音。

377、一村在we训练室拍照的时候苏汉伟一路好奇宝宝一样跟着观摩,于是村长就把相机给了苏汉伟随便拍拍,没想到苏汉伟拍的还不错。
阵圣俊看着苏汉伟拿着相机对着自己,微微吐出的舌头也没收回去,熟悉的眼神让苏汉伟心动。
“你也不笑一笑。”嘴上在埋怨的苏汉伟还是赶在阵圣俊笑起来之前按下了快门,记录下来阵圣俊看自己的眼神。

378、腿哥过生日吃蛋糕的时候苏汉伟想多吃点奶油,阵圣俊就把自己的那块递到苏汉伟面前,让苏汉伟自己拿想吃的,剩下的自己吃。
小兽看到了之后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做游戏,阵圣俊跟苏汉伟光明正大的牵着手站在一起,那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真是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379、“明天你carry?”
“no!你carry,我躺!”
“躺好别送OK?”
“OKOK,老婆carry,认证!”
但是打完比赛苏汉伟可没有前一天说要carry的时候那么神清气爽了,一下场就bb阵圣俊总抱着手机玩,还一脸委屈的拍着阵圣俊:“你居然真去躺了!不行,你陪我一起carry!”

380、打完比赛大家准备坐车回去,阵圣俊低着头一只手玩苏汉伟外设包的拉链,另一只手被苏汉伟牵着。
上车之后两个人没有坐在一起,阵圣俊很自然地接过苏汉伟的外设包坐在苏汉伟后面一排的位置上,然后手从两边的空隙穿过去环住苏汉伟,两个人幼稚的非要从两个座椅间的空看着对方聊天。
“采访开心?”
“没有酸伟,不开心。”


——TBC——

夜雨寄北-楔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兮夜和队友们坐在回国的飞机上,拿着才买不久的kindle,屏幕上突然跳出这一首诗。

什么鬼?我没买过唐诗三百首的电子书啊……兮夜嘟哝着嘴,还没来得及关掉这个页面,旁边的sb ad倒是凑过来,摇头晃脑的念着“未有……期,共剪……剪……”

xiba!gun!兮夜一边想着这家伙中文越来越不错了,一边却又不耐烦的推开陈圣俊。

俊俊倒是一如既往的宠溺,看了一眼他之后乖乖的转头呼叫空姐要咖啡,也不打扰兮夜看书了。

先生,您好,这是您刚点的美式,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圣俊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之后,又想了想,说:“麻烦再拿一杯可乐吧!”然后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那个人,发现他嘴间的窃笑。

嘻嘻,我老婆果然还是个宝宝,傲娇夜……

“各位乘客,现在飞机遇上气流,会有些许抖动,请勿惊慌。请各位系好安全带,坐在位置上不要走动”
可乐还没等来,却听到这样一段通知。虽说已经坐过很多次飞机了,圣俊的心里却莫名的烦躁。

嗯,感觉不太对。

“啪!”一个小手掌打在他的大腿上,是兮夜。
“sbsb,不要担心,没事的。都这么大了,还怕?你真的傻,胆小鬼!”

俊俊窃喜,果然每次自己真的不开心的时候,畜牲夜就会来安慰自己,傲娇啊我怎么想艹……

色情的场面还没在脑子里构建起来,突如其来的剧烈抖动却让咖啡洒了圣俊一身,兮夜的kindle也摔在了地上。

圣俊转过头看了看周围,大家居然睡得死死的。
康帝!康帝!——向人杰刚刚不还在看iPad吗,怎么下一秒就睡晕在座位上了?
957?!——一上飞机就盯着杂志看的柯昌宇也睡着了,气氛诡异得可怕。
zero和ben不是一直在讲话吗,怎么都安安静静的?
对了!小兽!圣俊朝着CEO的位置望去,那里一片空荡荡,或许是上厕所去了?

俊俊取下安全带,看了看周围睡得死气沉沉的队友们,踉踉跄跄的走去厕所找小兽。

没人。
都去哪儿呢?空姐也不见了,可乐还没送上来,圣俊想跑回座位,先把兮夜摇醒。

兮夜也不见了!圣俊心里一惊,这可是在空中啊,好好的大家怎么都睡着了,好好的两个人也不见了!

兮夜!兮夜!安静的机舱回荡着圣俊的呼喊声,灯光暗暗的,没有人理他。

只有飞机,飞机的抖动越来越剧烈,与这静谧的空间形成强烈的反差,又像是某种共鸣。

之前隐隐的担忧居然成真了,圣俊垂头丧气。
不就是输了比赛吗,老天爷,不要这样对我们。
难道是黑粉搞怪?脑洞大开的圣俊满机舱乱跑,想揪出藏在暗处的始作俑者。

咔滋…圣俊踩到一个东西,是兮夜的kindle。在来来回回的滚动中,kindle已经滚到过道中间了。

圣俊捡起来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真是不错的诗句啊。
等等……我不是韩国人吗?
想起十多分钟前,他瞟过一眼兮夜的kindle,还是在这个界面,当时他只认识里面的四五个字啊!

现在全都认识并且能理解全文大意?

如果真的有人搞怪,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安然无恙。
如果是命本如此,早就该坠入大海,游回家了。
如果……
圣俊脑子里一团浆糊,突然间的坠落感却打乱了他的猜想。

果然是坠机么?呵,那就这样吧。那些所谓的诅咒,居然还可以应验。

只可惜最后一眼没看见兮夜,只有这个kindle,那就抓紧它好了,见物如见人。

没有爆炸,没有入海的感觉,圣俊只觉得飞机在不停的往下坠落,好似无底洞。

应该是地球黑洞吧,他无奈的笑了笑,便随着这失重的节奏晕了过去。

友情补充:“飞机坠落”真的只是一个小的脑洞开头背景,并且现实中各位队员已经平安回国啦😂切勿乱想。

夜雨寄北、

开更。
舅夜史诗级长篇(flag)
具体大背景暂时不透露,已有构思立意,非ABO。
不用想了,现实这么甜,写文当然是把小情侣往死里虐。
所以绝对BE,或者No Ending.
哈哈哈,我很坏的,想看的Q1.
(闲时写)

【MysticXZZR】浮沙之路。下

Devil_Rabbit:


有一种东西,它会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称它为爱情。
——《颐和园》

「Mystic」

——I am very lonely and I want to see you.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Condi路过我的座位,无意间看到,问了句:“Snake jug?”
我迅速关掉手机,去看坐在我身边打Rank的兮夜的表情,还好他没有听见。
我凑过去,轻轻揉他头顶的碎发。
他隔开我的手,嗔骂了一句,
我看见他轻轻嘟起来的双唇,莫名地开心起来。

我隐约能记起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S5夏季赛上,在结束了某场对局之后,我一个人往休息室走。他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突然站到我的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Mystic!I'm your fan.”他眼睛晶晶亮的,一闪一闪,“I'm the new jug of snake.”
被粉丝拦住的事情我经历过很多,被职业选手拦住还是第一次。出于礼貌,我用不太标准的中文介绍了自己:“你好,我是阵圣俊。”
我看见他很开心地笑了起来:“你好,我是ZZR。”
然后是例行地拍照,过后他问我用不用WeChat,我说用,他就不由分说地拿过我的手机,输进了自己的账号。
“ZZR。”
这是他的ID,也是他的英文缩写,我知道他的名字的念法,却对应不到具体的汉字。
那一天的偶遇以他的一句宣告式的“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competition whit you”而结束。我匆匆赶回休息室,他则匆匆奔赴赛场。
很久以后我想,有些人,真的就是一期一会而已。

兮夜说我是很薄情的人。
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夏季赛的时候有粉丝应援,堵到休息室门前和我告白,我没有回应转身走人。
我让翻译和兮夜解释:我没有义务对她们的情绪负责,我很感谢她喜欢我,但既然没有可能在一起还不如不要给对方希望。
兮夜不再说话。
我又补充一句:但是兮夜的好我会全部收下并且负责的。
兮夜听过轻飘飘丢下一句:“sbAD。”
我却觉得这样就很好。

所以当我发觉ZZR喜欢我的时候,下意识地反应是拒绝。暂且不论我有喜欢的人,他毕竟是其他俱乐部的选手,无论哪一个层面都不合适。
可我却犹豫了。
大概是忘不了那一双星子一般的眼眸,总是一闪一闪地出现,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的情绪。
就比如此时此刻,我从梦中醒来,梦里的那一双眼睛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时钟指向凌晨三点。
我翻出手机,点开聊天记录,看着那一条未回复的消息。
——I am very lonely and I want to see you.
我想这条消息我永远都不会回复了。

夏季赛开始第三周,WE和Snake约训练赛。
看到对面的阵容里没有ZZR的名字,我很奇怪地问小崔为什么?
他跟我解释因为最近Snake来了一个越南外援,顶替了ZZR的首发位置。
“那他去替补了?”
“不啊,他去打储备联赛了。”
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悲伤,我想到他的那一句“我很孤独我想见你。”我以为只是单纯的撒娇,原来是事出有因。
训练赛结束后,我日常Rank,意外地碰到了他。
“You want what?”BP的时候他问我。
我迟迟没有回应。我在想,心中那一点情愫的来由。
“I want you.”我说。
我开始想象屏幕那一端他的表情,也许吃惊,也许欣喜,也许,根本不在意。
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拍我的肩:“圣俊啊。”
我转头去看,是兮夜。
“我头疼呢。”他说。
我突然清醒过来,有些事情不是你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不发生的。
我离开座位,抱了抱他的瘦削的肩膀,他轻轻回应我。
我不会忘记,我答应过这个少年我会保护他,我不该忘记。
他抽身离开,我回到电脑前。
那一局游戏结束后,我关掉了所有好友申请,我没有错过,那里面有他的ID。
可我只能错过。

后会无期,这个人从此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某一天,我无意间听小崔说起:“曾湛然退役了。”
“曾湛然?”我疑惑。
“哦,就是ZZR。”他说。
我了然,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他:“是哪三个汉字?”
“曾,湛,然。”他在手机屏幕上写给我,“意思是清楚的样子。”
我又想起了那双星子一样的眼眸,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我默默地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Fin.

———————————

很抱歉是个BE

最近听说了很多很不好的事情,虽然是听说,但还是让人很难过。

写完点文和连载以后估计有些CP我是不会再碰了。

以后就圈地自萌我的康兮和7Q,不会出错,这样最好。

谢谢大家。

以上。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决定写甜肉,请不要看了肉之后还举报我……也请勿上升真人……

又准备乱写些舅夜文,你们是喜欢甜文、虐文,还是……肉文?

天啦噜,重新看自己去年写的舅夜小虐文竟忍不住开心得在床上打滚!电竞圈我…我只站舅夜CP!

匆匆——致盲——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满天星,至此已经全部完结,食用请按顺序.

满天星

三天不够,还有来生
来生不够,还有生生世世
我不知道每一世的我们会是怎样,但我相信一定会遇见你,兮夜
苏汉伟,我是个男的!我还瞎了!而你,超神的我妻由乃,前途一片光明。
不忍心自己就这样gg了,但事实是我只能这样。
我开心,我每天都开心,我是心态的神,god,我爱xiye…比起我的兄弟flame,我和他是极端。
flame孤独,lonely,喜欢把寂寞挂嘴上,但这样其实内心压抑得并不多,因为苦闷全都说出来了;
而我,只有憋在心里。
压抑太久会爆发啊,何况现在的我已经瞎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怪李多允,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那就死吧。
医院的消毒水气味浓烈,俱乐部给他安排在这个vip病房没人打扰,除了换药测体温护士一般也不来,现在是午饭时间卡帝也出去给自己买吃的了,真是绝佳的时机!听兮夜说这里是6楼,他最喜欢的数字,66666,希望他可以一直超神,只可惜…兮夜不在眼前(因为父母担心所以一出院就回老家了),没有告别,连纸条都不能留,只剩下我手上这枚戒指了,放在这儿,收拾遗物的时候应该会看到吧。
“砰!”
一记闷响把拿着化验单的路人吓呆了。一个清秀的男孩倒在他面前,望向天空,有一层窗户内的窗帘被风吹出来显得格外刺眼——有人跳楼自杀了。
“快!快叫医生!急救室就在一楼!”
拿着肯德基全家桶的卡帝刚回医院就看见前面人头攒动,有人在大叫着救人。突然,他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6楼那刺眼的窗帘像是鬼魅般映入他的视线。拨开人群,忍着谩骂,一下冲在围观者的最前端。
“啪!”全家桶洒了一地。
“byungsin啊!”卡帝嚎啕大哭,他知道6楼的高度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这时候就算华陀再世也无力回天,他知道…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打电话给俱乐部,联系阵晟俊的家人,火化,出殡,下葬,阵伯父阵伯母意外的把大舅子葬在了中国。原来他们一家人本来是准备在中国定居的,mystic上次回家已经向父母表示兮夜的存在,而阵先生在大发雷霆后也不得不同意儿子,阵伯母耳根子软,只要儿子开心,怎样都可以。谁知发生了这些事情,阵先生一家人在俱乐部里面哭得肝肠寸断却也无能为力,俱乐部赔了几十万他们也没收下,心里难过,钱也不能挽回什么,这钱用着也不舒坦。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让在老家的兮夜知道。
直到兮夜心里突然抽了一下,慌里慌张想给byungsin打电话的时候,这一切才算是有个终结。而这时,大舅子已经入土为安7天了。
【回忆
“什么?!你喜欢男的?!”
苏先生怒火中烧,本来儿子年纪还小也不支持他去打职业,当初要不是他犟着要去,早把他拖回学校教室上课了,现在他又说他喜欢男的,这叫我如何是好?
他是知道儿子这九头牛也拉不回的脾气的。
答应吧…这孩子从小就极端,喜欢玩儿什么温水煮青蛙的实验,之前不让他打职业就跟我玩绝食,捱不过他就只能妥协,这次指不定玩更大的,算了,由着他吧,只要他能开心。
看着自己父亲这么爽快就同意自己了,兮夜居然有点懵逼。
太tm棒了!让我回上海的时候再告诉王绎龙吧!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11.07号,我一定会记住的!】

兮夜听着卡帝在电话那头带着哭腔的“喂!喂?喂……”想起7天前还忘乎所以的开心,却已经无力再说话了
他什么时候跳的楼?
11月7号。
今天是他头七?
嗯。
兮夜像疯子一样在家里嚎啕大哭,父母都出去干农活了,自己还能怎样呢。王绎龙死了,自己也不活了罢。
留一封长信,愿来世再做夫妻。
希望自己能和byungsin葬在一起。
虽然不是同年同日死,但好歹我还能追上你。
今天头七,你回来了,不是么?
我来找你,出门带6个真眼。
我知道,自杀的人会下地狱,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追不上你,因为我们都在地狱,要等很久很久才能一起转世投胎。
地狱啊,我不打中单了,玩辅助,腥红之月的锤石,和最近金克斯新出来那什么丧尸一样的皮肤,挺配的。我们俩一起在地狱横行霸道,没有小鬼能欺负我们,哈哈。
一瓶百草枯,也算是父母务农教我的知识吧。
我文化程度不高,但小时候父母警告过我,那玩意儿,不能碰,是毒药,并且总把它放在最高处。
现在好了,我懂事了,也能拿到它了。
嗯,这么难受的感觉,必死无疑了吧。

上海某陵园,一把满天星。
“他也死了,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甘愿做你的满天星,永远当你的陪衬”
“我知道你没在意过我,纵然我对你千般好万般念”
“不过也没什么,我会一直追着你、照顾你,当你的满天星”
这枚戒指,我戴上,但我一定会找到你,当面还给你,我知道你想把它亲手戴在兮夜的手上”
嗯 我是卡帝 我记不清自己生于一九九几年 我只知道自己死于今天
望着墓碑上那两张年轻的脸庞 卡帝笑了 缓缓的拿起byungsin曾经切过蛋糕的那把菜刀 静静的 划过手腕
我一点都不羡慕你们能葬在一起 嗯
因为死了我的灵魂就可以飘到任何地方来见你了 王绎龙
我爱你

连载小短篇 完结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嗯,我死了吗?”
“这样spirit和兮夜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会下地狱吧。”
“为什么周围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还有说话的声音?”
“眼前一片漆黑,现在是晚上吗?”
mystic皱着眉头,努力的用双手撑起来,想找杯水喝。
“嘿,他醒了!”护士大叫一声,看着卡帝紧蹙的眉头,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毕竟这个帅哥昏迷这么久,看到他醒来,自己激动得忘乎所以,只是……
mystic突然觉得有点懵,这个世界,黑得和以往不同。他也没多想,就当自己脑子昏了,黑暗中摸索着灯的开关,毕竟自己口渴得嗓子快冒烟了。
咦?灯坏了吗?怎么没反应?mystic突然听见卡帝的啜泣。
这,这是怎么了?自己好不容易醒了,哭,哭什么呀…
黑暗中,卡帝握住了mystic的手,“sorry……没能保护好你…”
“why?why say this?” mystic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
“你,失明了…”卡帝快要崩溃了…
“我,blind?盲僧?”mystic嘟哝着,仿佛“失明”这两个字被他忽略了一般…
卡帝忍不住跑进厕所抽泣,留下王绎龙一个人在那发怔…
其实mystic心里是什么都知道的,自己没有死,眼睛瞎了,现在在医院…
等等,兮夜,醒了没?!
mystic感到黑暗中有道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他知道小护士还在这儿。
“喂,美女~”大舅子又露出一副要给大mimi点赞的表情,“你知道兮夜怎么样了吗?”
“兮夜?”小护士一脸迷茫,仿佛耳边只有“美女”二字…
“哦哦,苏汉伟…”mystic清了清嗓子,说出这个许久未喊出过的名字。
“苏汉伟…哦!是几天前和你一起送进来的那个帅哥吧,他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贫血,早就转到普通病房了,好像今天出院…”小护士忽然想起几天前,昏迷的徐晟俊嘴里一直不停念叨着兮夜兮夜,应该就是这个苏汉伟吧…
贫血,出院……
嗯,真好。
mystic脸上浮起了苦涩的微笑。
只要他没事就好了。
失明就失明吧。
回韩国,学习盲文,干点和之前人生不同的事情。
嗯,就这样吧。
“byungsin!”一个熟悉的声音把王绎龙从沉思中拉回来。
“兮夜?”mystic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不想让兮夜看见自己一副落魄的样子,睡了这么久,脸上肯定有脏东西了吧。想着想着mystic像个小女生一样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
兮夜心里比谁都痛苦。
他是喜欢王绎龙的,但是碍于spirit的暴脾气,并不敢表示些什么。
那天晚上自己是心甘情愿的,spirit不在,王绎龙像个小流氓一样跟在自己身后,他是知道他想干什么的。
不反抗就是接受,是自己不争气的晕倒了。
晕倒之后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李多允这个畜生!
兮夜醒来知道这一切后,真想把spirit狠狠的打一顿,自己是愿意跟王绎龙做的,凭什么打他?!
下手那么重,居然把sb ad打失明了!
当卡帝告诉他spirit已经被俱乐部严重处罚并且遣返韩国的时候,兮夜气得一拳打在病房的墙上:“fu*k!”敢做不敢当?连歉都不敢当面道?看着spirit写的那封长信,兮夜一爪将它撕得粉碎。
我只要我的byungsin sb ad能好好的。
我不想再错过了。
只是…
大舅子不敢面对兮夜。
他拒绝见所有人除了最近一直照料他的卡帝。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要告诉兮夜,我爱他,不是爱你妹的爱;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要带兮夜回韩国,告诉家人,朋友,还有那些大mimi们,这是我一生的挚爱;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要带兮夜去看一场电影,必须是兮夜喜欢的,在黑暗中和他牵手,拥抱,接吻;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要带兮夜去巴厘岛,夏威夷,普罗旺斯……没错,我也是个俗人,我要带兮夜去到很多情侣都会去的地方;
假如…三天…三天好像不够了吧…
————————————
把李多情写成渣男了,QAQ,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