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康兮】铜绿的绿——融化

狮子吼啊啊啊:

condi X 兮夜


1.康兮,马夜,舅公党抱紧我;


2.只是一篇来自热到呕吐的狮子的怨念;


3.天呐好像写上瘾了我是不是快日更了??


4.我刚看完【情书】<( ̄︶ ̄)>







热死了。


 


向人杰扭开冰冻好的农夫山泉,猛地向嘴里灌了一大口,抬头被烈阳刺得虚起了眼睛,亮晶晶的汗水顺着太阳穴留下,向前看是他们家的中单,小个子走得很快,透过热焰扭曲的空气里去看,整个人摇摇晃晃的。他紧了紧因摩擦变红的手指头,同样出汗的农夫山泉瓶身向里收缩一下。


 


哪怕是在植物园里那么浓密的林荫道下,柏油路也渗出一层黏糊糊的不明物体,行走在上面的人抬腿更加艰难了,不知道前面的那个小个子怎么可以走那么快的。


 


不累吗,不热吗。


 


这是一个难得的集体出游的周末,大家一致同意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应该去可以避暑的地方,最终选在了植物园,可是这个地方好像辜负了大家的期望。苏汉伟在之前就不同意来这个地方,原因是蚊子太多而他太容易被咬,到了之后他的火气更大了,不仅要被蚊子咬,还不能避暑。


 


向人杰猜苏汉伟知道他一直跟着他,生着气的苏汉伟一路向前走,只有向人杰在他后面保持着奇怪的距离。


 


什么是奇怪的距离?


 


不知道。


 


“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前面的人突然停住,没有回过头。


 


果然。


 


向人杰在内心夸了自己一番,他猜对了,苏汉伟是知道他在后面跟着的,所以苏汉伟问的是——“我们”。


 


我们。


 


“前面,快有路牌了。”向人杰望着前面的人说。


 


“嗯。”


 


答应下来的苏汉伟没有继续向前,而是转过身往回走。


 


“怎么了?”向人杰站在原地等苏汉伟。


 


苏汉伟背着笼罩了整个背部的黑色双肩包,人中里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嘴唇起了死皮,蒙着一层透明的乳白色。就这么在向人杰面前站定,微微仰头看着他。


 


“你一直跟着我干嘛?”——很是正经的疑问句。


 


“这条路凉快。”


 


“不对。”


 


“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这条路没人。”


 


“所以呢?”


 


“而且,你跟着我。”


 


向人杰看到苏汉伟的眼睛里亮闪闪的,怎么有点像太阳,刺眼。向人杰又虚起了眼睛。


 


“哈?不要说得我像是爬山虎一样。”


 


“我也不是岩石。”


 


轻捏一下手掌,汗水已经蒸发,留下浓度极高的盐液,黏腻感包裹了向人杰。咂了咂嘴巴,他问:“喝水吗?”


 


手里的农夫山泉还保持着诱惑迷人的寒冷气息,向人杰把它举到苏汉伟面前,吸引小个子扑上来抢夺,他都做好一把举很高的准备了。


 


“我不想要这个。”


 


向人杰有点后悔没买碳酸饮料,苏汉伟爱喝什么来着?葡萄味的汽水。一瞬间回想起来,那个在空调房里裹着小凉被手里抱着冰冻的葡萄味美年达,到处撵猫的小个子。


 


“我想要你的钥匙扣。”


 


......


 


“好啊。”


 


夏蝉叫嚣,呱噪,刺激着耳膜。苏汉伟尽量无视从额前发梢滴下的汗水,尽量不去理会不知道藏在哪片树叶里的蝉鸣,只能是说没想到向人杰能有这么温柔,揽下了所有无理取闹。


 


向人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上面有一个橡胶的小人,是他自己,粉丝做的,很精致。他把矿泉水夹在腋下,低下头静静把钥匙从钥匙扣上一个一个地扒下来。


 


一把,两把,三把......


 


苏汉伟不小心在心里数了起来。


 


“算了吧。”


 


“没关系,你开心就好。”向人杰头也不抬。


 


“嗯,我很开心。”


 


......


 


什么时候暧昧变成了褒义词。


 


今年的夏天来得很快,不知道你会不会热到不想动。


 


纵使皮肤上随时随地都有汗,有些时候我还是想拥抱你。


 


时光终有一日将我们分开,但在那之前,让我们在一起吧。


 


......


 


向人杰抓着一手零散的钥匙,塞回了裤兜,农夫山泉外的水珠已经沾湿了衣服。他摊开空闲的那只手,橡胶小人版的他躺在手掌上。


 


他抬头看苏汉伟被太阳晒得绯红的脸。


 


苏汉伟楞了一下,突然暴戾地抓起来捏在手心。


 


在自己身上东摸西摸的,想要装进兜里。


 


然后不凑巧,他最喜欢的这件T恤,上下没有一个口袋。







-FIN-




评论

热度(61)

  1. 江湖夜雨十年灯狮子吼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