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MysticXZZR】浮沙之路。下

Devil_Rabbit:


有一种东西,它会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称它为爱情。
——《颐和园》

「Mystic」

——I am very lonely and I want to see you.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Condi路过我的座位,无意间看到,问了句:“Snake jug?”
我迅速关掉手机,去看坐在我身边打Rank的兮夜的表情,还好他没有听见。
我凑过去,轻轻揉他头顶的碎发。
他隔开我的手,嗔骂了一句,
我看见他轻轻嘟起来的双唇,莫名地开心起来。

我隐约能记起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S5夏季赛上,在结束了某场对局之后,我一个人往休息室走。他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突然站到我的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Mystic!I'm your fan.”他眼睛晶晶亮的,一闪一闪,“I'm the new jug of snake.”
被粉丝拦住的事情我经历过很多,被职业选手拦住还是第一次。出于礼貌,我用不太标准的中文介绍了自己:“你好,我是阵圣俊。”
我看见他很开心地笑了起来:“你好,我是ZZR。”
然后是例行地拍照,过后他问我用不用WeChat,我说用,他就不由分说地拿过我的手机,输进了自己的账号。
“ZZR。”
这是他的ID,也是他的英文缩写,我知道他的名字的念法,却对应不到具体的汉字。
那一天的偶遇以他的一句宣告式的“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competition whit you”而结束。我匆匆赶回休息室,他则匆匆奔赴赛场。
很久以后我想,有些人,真的就是一期一会而已。

兮夜说我是很薄情的人。
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夏季赛的时候有粉丝应援,堵到休息室门前和我告白,我没有回应转身走人。
我让翻译和兮夜解释:我没有义务对她们的情绪负责,我很感谢她喜欢我,但既然没有可能在一起还不如不要给对方希望。
兮夜不再说话。
我又补充一句:但是兮夜的好我会全部收下并且负责的。
兮夜听过轻飘飘丢下一句:“sbAD。”
我却觉得这样就很好。

所以当我发觉ZZR喜欢我的时候,下意识地反应是拒绝。暂且不论我有喜欢的人,他毕竟是其他俱乐部的选手,无论哪一个层面都不合适。
可我却犹豫了。
大概是忘不了那一双星子一般的眼眸,总是一闪一闪地出现,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的情绪。
就比如此时此刻,我从梦中醒来,梦里的那一双眼睛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时钟指向凌晨三点。
我翻出手机,点开聊天记录,看着那一条未回复的消息。
——I am very lonely and I want to see you.
我想这条消息我永远都不会回复了。

夏季赛开始第三周,WE和Snake约训练赛。
看到对面的阵容里没有ZZR的名字,我很奇怪地问小崔为什么?
他跟我解释因为最近Snake来了一个越南外援,顶替了ZZR的首发位置。
“那他去替补了?”
“不啊,他去打储备联赛了。”
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悲伤,我想到他的那一句“我很孤独我想见你。”我以为只是单纯的撒娇,原来是事出有因。
训练赛结束后,我日常Rank,意外地碰到了他。
“You want what?”BP的时候他问我。
我迟迟没有回应。我在想,心中那一点情愫的来由。
“I want you.”我说。
我开始想象屏幕那一端他的表情,也许吃惊,也许欣喜,也许,根本不在意。
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拍我的肩:“圣俊啊。”
我转头去看,是兮夜。
“我头疼呢。”他说。
我突然清醒过来,有些事情不是你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不发生的。
我离开座位,抱了抱他的瘦削的肩膀,他轻轻回应我。
我不会忘记,我答应过这个少年我会保护他,我不该忘记。
他抽身离开,我回到电脑前。
那一局游戏结束后,我关掉了所有好友申请,我没有错过,那里面有他的ID。
可我只能错过。

后会无期,这个人从此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某一天,我无意间听小崔说起:“曾湛然退役了。”
“曾湛然?”我疑惑。
“哦,就是ZZR。”他说。
我了然,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他:“是哪三个汉字?”
“曾,湛,然。”他在手机屏幕上写给我,“意思是清楚的样子。”
我又想起了那双星子一样的眼眸,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我默默地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Fin.

———————————

很抱歉是个BE

最近听说了很多很不好的事情,虽然是听说,但还是让人很难过。

写完点文和连载以后估计有些CP我是不会再碰了。

以后就圈地自萌我的康兮和7Q,不会出错,这样最好。

谢谢大家。

以上。

评论

热度(22)

  1. 江湖夜雨十年灯Devil_Rabbi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