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多cp】校园里的那些破事儿

甜出糖尿病系列惹٩( 'ω' )و

HeartpainWalker:

-CP:Mystic×xiye 957×pentaQ Condi×ben


-校园paro


-ooc


-勿上升真人 未经许可不得转出lofter


 


 


 


 


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我最后抛弃了作业和lol。


高一开学了现在怨念很深重。


日常偏爱舅夜。有微量狗蛋和厂荡。


第5个是我瞎写的,如果有机会真的很想这么对我们级长这样干。


 


 


 


 


1 开级会


 


 


苏汉伟既喜欢级会又不喜欢级会。


 


喜欢是因为可以不用一坐坐到屁股疼顺便记下那些不老实的人的名字,不喜欢是因为在阶梯教室里走走停停一个小时脚特他妈疼,还要听下面那个拽上天的级长吹逼。


 


还有被莫名其妙塞狗粮的情况,譬如现在这样。


 


徐铭枢昨天晚上通宵写歌结果现在上半身趴在他家学生会长大人的腿上睡得香,学生会长看见走来的自己还要打个手势让自己别扣分。


 


好生气哦还是一个班的但是我就要扣。


 


苏汉伟在原地活动了下脚踝,刚准备掏出小本本,左手突然一暖,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手心。他低头一看,是一颗水蜜桃味的糖果。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阵圣俊温柔的笑眼。


 


“别生气啦。腿哥也是为了小Q才犯禁的。”


 


苏汉伟攥着糖果,虽然妥协了但还是装作严肃地说道:“看在糖的份上就算了。我去巡查了,免得又被级长喷。”


 


“嗯,快去吧。”


 


苏汉伟走后,阵圣俊立刻把手伸到坐在自己后面的向人杰面前:“给钱,他不记了。”


 


“行,可以,牛逼。”向人杰把一张崭新的原谅色票子从钱包里抽出来拍到阵圣俊手上。


 


柯昌宇无语地扶了扶眼镜顺便把盖在徐铭枢身上的外套掖紧了些。


 


虽然很感谢这两个队友搞定了苏汉伟,但是怎么就感觉好他妈弱智啊。


 


 


 


 


 


2 大扫除


 


 


向人杰盯着擦窗户的南东贤生怕他掉下来,顺便把一条走廊拖了十五六遍。南东贤都有点觉得自己身上会被向人杰的目光灼烧出一个洞来。


 


柯昌宇看不下去了就将拖把抢了过来:“你就站在这看着吧,再这样拖地不是地被你拖平了就是拖把散架了。”


 


苏汉伟眼睁睁地看着尹景燮连人带黑板擦被隔壁班简自豪抢走了,黑人问号加目瞪狗呆。


 


把黑板洗了之后,苏汉伟屏住呼吸把对他来讲有些沉重的垃圾用黑色的袋子装好打结,想了想之后又在外面套了两个袋子。


 


被分配去扫校园的阵圣俊听到了苏汉伟在二楼喊他的声音,走到了自己班楼下的位置。苏汉伟用软软的小奶音跟他撒娇:“我不想下楼,帮我扔垃圾。”


 


阵圣俊果断地应了:“嗯,把垃圾丢下来。”


 


然后他就接到了一个巨大的黑球,差点没把他砸死。


 


高三的明凯和童扬刚好从小卖部买东西回来,看到这情况明凯忍不住嘲讽了一波:“老铁,做妻奴可会伤到很多对你有想法的学妹的心啊,虽然看起来你挺开心的。”


 


阵圣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你难道不是妻奴?你不也挺开心的?”


 


明凯突然不知所措,然后突然感觉脸上挂不住了。


 


“什么鬼啊我们走吧……荡荡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什么鬼!”


 


 


 


 


 


3 受伤


 


 


那天是向人杰和南东贤一起走在篮球场边上。向人杰兴奋地说着校庆的事情,南东贤安静地听着,偶尔会说一点话。


 


至于那颗来势凶猛的篮球,是向人杰先看到的,但是南东贤的反应比他更快,推开他的时候右手本能地去挡,被砸到之后疼得差点两眼一黑直接倒,在校医室检查居然骨折了。


 


“因为冬天人骨头比较脆吧,而且听你这样说那颗球从那么远的地方飞过来我觉得完全有可能被砸成这样。”


 


柯昌宇听了向人杰一顿bb之后认真地解释分析了一通。


 


脸色苍白的南东贤用没受伤的左手拉住准备去找那群肇事者打架的向人杰,轻轻地摇了摇头。“别去了。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吧。”


 


当天南东贤就收拾书包去医院了。住院的几天他一直能收到向人杰打来的电话,跟他讲点班里的破事,叮嘱他多喝点水早些睡觉,周末会和柯昌宇他们一起去看他之类的话。


 


真的到了星期六放学的时候,南东贤看见这几个人连校服都没换就带着校门口的一大堆小吃来了医院,说不感动也是假的。


 


在学校的那天向人杰没当着南东贤的面发作,后来还是查到了那几个打篮球的人,然后带着柯昌宇阵圣俊他们晚上上完自习课之后去打了一架,都多多少少挂了彩。


 


“我们这些都还好,你这个怎么办?给他看到又免不了会心疼的。”阵圣俊一边坐着让校医包扎腿上的一片伤,一边悄悄地问向人杰,指了指他额角上的淤青。


 


“没事,我有办法。”向人杰摆了摆手,露出毫不在意的笑容。


 


据说星期六那天向人杰请了班里的四五个女生想了一切办法才把那片淤青用厚厚的化妆品遮住,苏汉伟揣着受伤的手还饶有兴致地看向人杰疼得哼唧了半天。


 


完完全全照顾到恋人不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大抵也就是如此的温柔了吧。


 


 


 


 


 


4 校庆


 


 


徐铭枢抱着吉他在后台练习,手指准确地拨弄着弦,温润的嗓音饱含着感情。


 


柯昌宇端着杯茶倚在门口,安静地聆听着徐铭枢的歌声,目光只集中在徐铭枢表情专注的脸庞上。那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底轻轻颤动,然后化成柔和的情绪融在血液里,


 


歌声戛然而止,换成了已经徐铭枢本来的已经略显成熟的声音,“腿哥?”


 


——然后他便调笑着问道:“入迷了?是我唱歌太好听了还是我长得太好看了?”


 


柯昌宇原本还有点愣神,然后波澜不惊地把茶杯递过去:“别闹。”


 


徐铭枢接了茶杯,喝了两口之后问道:“对了,兮夜现在怎么样?没爆炸吧?”


 


柯昌宇摇了摇头:“现在还没,不过也快了吧。”接着他在徐铭枢脸上擦过一个吻,“待会别紧张,你是第三个节目。我会在台下看的。”


 


徐铭枢自信地拍拍胸口,“我肯定不会紧张的,放心吧,保证好听。我想去看看大舅子那边的话剧,感觉应该是场大戏。”


 


“你安分点练习,回头我讲给你听。”


 


“好吧,遵命。”


 


苏汉伟已经生了三个小时的闷气了。从看到阵圣俊和那个校花排练对手戏到现在。


 


事实上本来该童扬来演这个男主角的,但是因为童扬没时间练习和明凯的坚决反对,话剧社就从文学社把阵圣俊抢了过来——因为这一次文学社没再出那个看了都尴尬的诗词朗诵节目了。


 


“傻子吧这个阵圣俊……人家找他他就直接去?”苏汉伟缩在更衣室的角落气呼呼地碎碎念,戴着耳机听音乐解闷,更衣室高大的柜子把他整个人笼罩在阴影里,


 


他不是不知道阵圣俊对那个校花肯定没心思,但是谁知道人家对阵圣俊有没有心思呢?


 


苏汉伟发起了呆,没注意到有个大影子渐渐地遮住了他面前的光线。


 


“兮夜,你怎么在这里?快点出来。”阵圣俊抹了把额上的细汗,把苏汉伟从这个小空间里弄了出来。


 


“别烦我!练习去!”苏汉伟回过神来,摆明了自己生气的态度,转过身去背对着阵圣俊。


 


他是知道阵圣俊接了个话剧的,但他不知道是这种跟爱情有关的,所以他现在有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别生气嘛我也不知道……我也被骗了啊。”阵圣俊委屈巴巴地拉着苏汉伟的外套衣角,“对不起嘛就这一次了……”


 


“你还敢有下次?”“不敢不敢……”


 


阵圣俊又转到苏汉伟面前,用那种可怜的小动物般的目光盯着他说道:“兮夜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接这个话剧的……对不起。”


 


苏汉伟反而笑了,然而阵圣俊觉着有点可怕,“我没生气。”


 


“你生气了啊。”


 


“说了没有。”


 


“我想证明一下,可以吗?”


 


“自便。”


 


苏汉伟这句话刚出口,就看见阵圣俊的脸在自己眼前迅速贴近放大,唇上突然一温。


 


“卧槽原来证明是这个意思啊他妈的?”


 


他在心里偷偷骂着,唇舌交缠得却越发热烈。苏汉伟的手臂似乎是习惯性地搭在了阵圣俊的腰上,阵圣俊也伸出手轻轻扶着苏汉伟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的力道。苏汉伟在阵圣俊的嘴唇上咬了一下,阵圣俊没像往日那样还回去。


 


阵圣俊感觉到苏汉伟的呼吸不太平稳了,便放开了人。苏汉伟只觉得有点头重脚轻,小声地骂道:“智障,早跟你讲了我没生气。”


 


……你明明就生气了,不然为什么咬我咬得那么重。


 


阵圣俊在心里默默念道,把苏汉伟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好了,跟我回去吧。我待会还得换衣服。”


 


苏汉伟有一瞬间被阵圣俊温暖的目光惊艳到,缓过神来才习惯性地露出那种傲娇的神情:“……好吧。”


 


哄好了老婆,阵圣俊只觉得自己紧张的情绪都已经被当作落叶扫出自己的大脑了。


 


至于徐铭枢一曲成名然后被吉他社社长死缠烂打拉进社里,阵圣俊和校花对手戏被无数女生铭记羡慕意淫差点登入校史的事儿,那都是后话了。


 


没登入校史的原因?去问那位戴着红袖章看起来像个小学生的小家伙吧。拿包糖炒栗子哄好了,指不定还会跟你吹一顿那位校草是怎么被他掰弯的。


 


 


 


 


 


5 级长的一天


 


 


级长这天很郁闷。


 


早上是好的开始:早上遇到高二的那个学生会长的那个宿舍一行7人外加一个不认识的小胖子跟他热情地打了招呼,声音洪亮,使得他十分威风。


 


然后改一下作业,检查自己写的教案。


 


接着上课的时候就不好了。


 


一进高二三班的门,就被一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奶油蛋糕砸了个正脸——最气的是一顿威胁问不出来是哪个调皮蛋就算了,要查监控结果刚好今天坏了。


 


生着闷气把脸洗干净上完课,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饭里发现一只来自南方的大小强,恶心得要吐。


 


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踩到几个丢在一起的栗子壳,踩上去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背部刚好摔到一个刚跨过去的泥坑里——下了雨混着泥沙的那种。


 


回去洗澡的时候,洗到一半准备把身上的泡沫冲掉时,突然没水了。


 


下午回办公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带的四个班的作业全部混在了一起,还有人把他的笔全摔得写不出字来,红笔笔芯全被偷了。


 


一脸晦气地去开会,结果他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个同事发过来的,说是重要文件,要尽快下载下来。想想打开看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结果刚点开那个链接,里面就传出了女人和男人销魂的呻吟,更可怕的是手机的音量自动放到了最大,关不掉。


 


结果晚上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喝茶了。从校长室拿着处分条出来时又被一堆面粉泼成雪人,回到宿舍门口时发现有通知告明今晚停水。


 


“接下来应该是没有级长的一周了。”




“好!很好!非常好!”




虽然很智障,但也只有军训的时候练的口号才能表达出他们此刻激动的心情了。


 


 


友情出演:


 


早早到了教室在视野死角破坏掉监控器电线的柯昌宇;


 


趁着自习课偷溜出来朝隔壁班发射奶油蛋糕的简自豪;


 


混进厨房变身厨房工作人员放小强给级长的尹景燮;


 


在通向教职员工宿舍的路上放了一堆栗子壳的苏汉伟;


 


算着时间把一根水管砍了还被溅了一身的向人杰;


 


弄乱作业摔断笔并把红笔笔芯全扔了的南东贤;


 


利用黑客技术把老司机的资源发给级长的阵圣俊;


 


得知停水之后又翻墙出去买了面粉回来泼级长的徐铭枢。


 


 


 


 


 


 


END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