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舅夜】Fortunates

一口糖,咖啡都不苦了呢~

HeartpainWalker:

-CP:Mystic×xiye


-ABO设定


-ooc


-勿上升真人 未经许可不得转出lofter


 


 


 


 


瞎几把写,为了还债,只求轻喷。


这个题目是我觉得最适合他们两个人的了。


 


 


 


 


阵圣俊和苏汉伟从认识到现在两年多来,终于吵了第一次架。


 


具体的情况很难描述。只是知道在训练赛输了之后,苏汉伟是真的满眼怒火跟阵圣俊发了脾气。那样的表情,不仅是阵圣俊,包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阵圣俊最后选择了沉默。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场训练赛了,他一言不发地开始继续练习,按着昨天的小战术会议里说的,一直练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颗装满了一种致命情绪的种子埋在了阵圣俊的心里,潜移默化地发芽抽条,越长越疯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是在哪一次失败之后呢。


 


阵圣俊的脸色很差,并不是那种被指责之后的委屈,而是另一种很少在他的脸上看见的表情。


 


犹豫。


 


说得更决绝一些,是不自信。


 


不同于在岔路口的犹豫选择,于他而言更像是在充满自信地选了一条路之后开始犹豫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开始不相信自己能够接着走下去。


 


 


 


 


 


队里的人几乎全部中枪,感冒病毒在空气里疯狂逃逸,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人会是谁。


 


尤其是苏汉伟,症状相当惨烈,眼眶周围是被疲倦感袭击后留下的深青色,被病态的苍白脸色一衬显得更加严重了。平时在基地里短裤短袖拖鞋蹦跶得欢脱的小孩儿也不由得被华北的天气逼得穿上了长裤和外套。


 


阵圣俊的感冒本来就还没全好,因为药物催眠的效果让这个偶尔能跟苏汉伟一起看上海清晨的曙光的人在不到三点的时候就困得上下眼皮互掐了。


 


在关了电脑离开训练室的时候,苏汉伟从里面追了出来。


 


吵完之后的八个小时,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苏汉伟却急急地说了一大串话,让本来脑子就有点不清醒的阵圣俊更迷糊了。他强打精神,按着苏汉伟的肩膀:“慢点说。不要急。”


 


阵圣俊感觉到了空气里波动的omega信息素,而信息素的稳定与否跟omega的情绪是挂钩的。苏汉伟紧张地捏着衣角,狠狠地咬着下嘴唇,眼中溢满了复杂的情绪。


 


“嗯……就是我今天不应该那样说你的。对不起。”


 


苏汉伟努力地平复着狂乱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阵圣俊低垂着双眸听完,安静地点了点头。他一边温柔地抚平苏汉伟有些凌乱的头发,一边散出很多的alpha信息素包裹住那略显娇小的身体,覆在那层快要暴露的omega信息素上。


 


“你不该说……对不起。我本来打得就不好。”阵圣俊如是说着,眉眼间有几分沮丧的痕迹。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苏汉伟似乎又生气了,“你明明不是‘本来’就只有这样的水平……还有,前天你和老板说的话我听到了。”


 


阵圣俊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听到了,自己和Zax的谈话?


 


“你不能不相信自己。”苏汉伟死死地盯住阵圣俊的双眼,“这是命令。就凭这是我和你的最后一场比赛,如果你前天那些话是认真的。”


 


阵圣俊突然觉得自己前天说的话太任性太幼稚了。


 


但是此时,似乎已经是覆水难收之势了。


 


最后的最后,阵圣俊伸手把苏汉伟紧紧抱在了怀里,沉重地答应下来:“嗯。”


 


 


 


 


 


苏汉伟其实早就想好了。


 


在听到阵圣俊和Zax说的话时,他就已经想好了。


 


他们这两年磕磕绊绊,从濒临掉级边缘到捧起象征荣耀的冠军奖杯,中间被挫折的伤痕折磨得再苦不堪言也不会轻言放弃。


 


因为彼此之间是知道的。像他们这样关系紧密并肩而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说要放弃了,那么另一个只有两个选择:把人给拉回来,抑或跟着他一起放弃。


 


在很久以后的一次聚会里,向人杰问过苏汉伟:“如果那次输了,你是不是就真的跟着他退役结婚去啦?”


 


苏汉伟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简单粗暴:“不存在输,我没想过。”


 


他一开始对这件事是感到惧怕的,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在少半根筋的乐天派模样的阵圣俊背后是不是个像曾经的自己一样怯弱的人。


 


但是在跟阵圣俊挑明了说清楚之后,苏汉伟反而安心下来许多。


 


他知道,他们绝对能赢。


 


 


 


 


 


比赛结束之后,WE的两大元老特意来跟两个小家伙拍了张照片,一个人比一个手势,刚好是1017。


 


至此,WE英雄联盟分部建队以来搭档最久的两位队员——Caomei和Weixiao长达1017天的纪录,将被ID为Mystic和xiye的两位队员刷新。


 


照片上的四个人,都有着最干净温和的笑容。


 


晚上吃饭的时候,高学成又差点把阵圣俊喝吐了——苏汉伟及时地拦了下来。把人拉到不显眼的位置后,苏汉伟要了杯温牛奶,混着一粒解酒药给阵圣俊喂了下去。


 


“兮夜啊。”阵圣俊伏在苏汉伟的肩头,突然似醉不醉地轻轻唤道。


 


苏汉伟连忙应了一声,阵圣俊继续轻轻地说道:“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吧。”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对不起任何人,包括我。”苏汉伟的手顺着阵圣俊的背部曲线一遍又一遍地抚过,阵圣俊居然就靠着他那样睡去了,脸色安详又宁静。鏖战过后的放松感带着倦意席卷了整个大脑,也算是情有可原。


 


……那就这样吧。反正以后他应该还会有这种时候的。


 


苏汉伟突然脸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红色。他索性也把头靠在了阵圣俊的脑袋上,闭上双眸。


 


眼前不自觉浮现的竟是刚刚在台下他偷亲自己的一幕。


 


阵圣俊带着点意味不明的笑容,从南东贤那边偷溜过来,在苏汉伟的脸蛋上猝不及防地吧唧一口。


 


他脸红着日常骂这个老是捉弄自己的人,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好像喜欢这个样子。


 


阵圣俊身上酒的味道混在了alpha的信息素当中,弄得本来就喝了几杯酒的苏汉伟也彻底因为酒精的作用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竟然已是天亮。苏汉伟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换过了,身旁空出大片的位置,似是有人睡过。未待思考,阵圣俊就自己推开了门走进来,见他醒来唇角不自禁地扬起惯有的可爱弧度——


 


“早安,兮夜。”


 


“早。”


 


 


 


 


 


应该说些什么呢。


 


苏汉伟那天夜里和阵圣俊说完话之后,被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是那种绝对不愿放手也拒绝被挣开的力度。


 


所以阵圣俊对于苏汉伟的那个“命令”的应答也几乎是相当于跟苏汉伟重新许下了不再放弃的承诺。


 


然后,他便从那时候起就明白了。


 


原来啊,我和他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样的心情的。


 


——那就走吧。


 


“并肩而行,沿着这条属于我们的路,继续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