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也不是所有微风都温柔。

【Korol x 你】情话十题

是千璟不是千景:

这是一个小可爱的点文
突然想起自己还一屁股债qwq
虽然题目是情话十题
但是作为单身狗老阿姨
或许应该改名叫直男十撩hhh

圈地自萌
勿升至真人
勿转出lofter

————————————————————————

情话十题



一、
童扬跟队出去打比赛了,由于他跟别人轮换上单位,所以你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不会上场,于是守在电脑前一点不落下地看比赛。
童扬出去之后每天晚上闲下来都会给你打个电话,话不多,不会煲电话粥,但是每一句都很暖心,童扬说比赛完他们要玩两天再回去,你嘱咐他注意安全。
比赛完了你把他每次上场的部分都截了出来,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你是为了他才学会了录视频剪辑,然后收藏起来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比赛完第二天晚上他给你打电话,你正在百无聊赖的看比赛回放,他温柔中带点笑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小傻子,开门。”


二、
你总抱怨童扬除了打游戏打麻将宅到令人发指,但是嘴上抱怨身体却十分诚实,你的游戏越打越好,并且因为童扬学会了打麻将,有时候还会站在童扬身后看他打,然后吐槽江西雀王牌技太烂。
那天你又站在童扬身后吐槽,他也不恼,慢慢悠悠打牌。
“这几张东西南留着什么用啊,单牌快扔掉啊!”你看不下去,恨不得上手帮忙打。
他倒是不慌不忙,刚好顺手摸到了“北”,于是笑着说:“这不是为了用四面八方的风把你堵在我身边么?”


三、
童扬的眼睛很大,你时不时就爱盯着他的眼睛看,每次童扬都很好奇你在看什么,但是每次都忍住不问,等你告诉他。
最后还是童扬自己没忍住:“你在看什么?”
你笑嘻嘻地:“我在看你眼里的我啊!”转眼又开始皱眉头,“我的脸这么大吗?”
童扬挑挑眉不以为然:“不啊,只是因为我眼里全是你,你才大啊。”


四、
童扬在微博上学了个快捷剥柚子的方法,剥开的柚子皮可以像花瓣一样打开。
你坐在旁边眼巴巴的等着他分给你柚子吃,童扬却双手捧着柚子忍俊不禁地看着一脸猴急的你。
“你干嘛呐!快给我块柚子吃,捧着跟傻子一样!”你气鼓鼓地控诉他。
他用还挺认真的语气一本正经地说:“你就跟这个柚子一样。”
你满脸问号,顿时暴起:“你才柚子!你全家都是柚子!”
“这样我就会把花一样的你捧在手心里了,而且我全家,也包括你。”


五、
每次你跟童扬出去的时候,他总是让你走在右边,你蹦到他左边的时候,他会好脾气地把你拽到他右边。
“你别乱跑,这边车多,碰到你怎么办?”
你不服:“那碰到你就好了吗!真是的。”
童扬总会像哄小孩儿似的拍拍你的头:“我不就是为了保护你而存在的么?”
很中二,但是特别讨你喜欢。


六、
童扬的手特别好看,手指瘦长骨节分明,但是你的手小小的也不纤细,每次拿起来他的手放在一起比,你就恨不得把他的手当鸡爪子啃了。
就算拿个破勺子,童扬也可以去当手模,于是你不止一次悲愤地跟他说起过这件事。
他笑:“是因为你把你的手长借给了我,我只好这辈子都牵着你走。”


七、
有时候你真的觉得童扬这个人十分不浪漫,在你无数次示意他你想去逛商店的时候,他仍旧八风不动地排位打游戏。
但是大多数时候你又不得不承认童扬真的很浪漫,或者说真的很了解你的死穴,比如在生日的时候每次都笑着对你说:“生日快乐,我十八岁的小仙女。”


八、
你发现你的香水这几周少的特别快,家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你把童扬从床上揪起来,准备来一番严刑拷打。
童扬听完,把你拉进怀里,脑袋在你脖颈那里蹭蹭:“是我用的,就好像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就不会那么想你了。”


九、
童扬其实并不怎么介意养生这种东西,在基地里常年过着日夜颠倒昼夜不分的日子,教练都怕这几个毛头小伙子突然猝死,经常赶着他们早睡觉。
但是回到家里跟你在一起时,你还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童扬就准备关灯了。
“诶诶诶!等等!我玩完这一关!”看你把关过了,他毫不犹豫地就关灯了。
“睡这么早?养生嘛?”
“…不,可能就是迫不及待想睡你。”


十、
你特别喜欢看童扬直播,喜欢他用无奈的语气嘟囔“什么啊”,带着南方口音软软上扬的尾音,苏一脸,不管说什么都苏一脸,你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也没有减轻自己花痴的症状。
你很喜欢玩英雄联盟,在遇到童扬之前就喜欢玩,跟他恋爱之后更喜欢玩,比较级。但是你不喜欢让他带你,你觉得这样会显得你很菜,其实不是显得,菜是事实。
这天下午他要补直播,死活要拉上你用小号双排,你无奈上了双排的车,但是死活不肯打开自己的语音。
玩着玩着童扬突然开始自说自话:“我喜欢一个女孩很久啦,在一起两年多了吧,挺笨的但是对我特好,我想了挺久一件事,很想告诉她,正好双排,择日不如撞日吧。”
你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你,赶紧竖起自己的耳朵。
“你愿意嫁给我吗?”



——FIN——

我们都爱画电影:

百无一用:

“在我小时候,我的父亲告诉我,当你准备要去指责别人的时候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具备你那样优秀的条件。”

一个耿直的图博:

不管如何EDG上野还是我心中最强上野

(其实我就是想拿铜矿混更扣肉和厂长😑嘿嘿

【舅夜】我爱你的一千个小故事(37)

是千璟不是千景:

听说你们很想念这个系列的嘛?
来吧,狗子们一到了这种比赛就疯狂发糖
没有流量不刷微博的我就凑凑热闹吧qwq

圈地自萌
勿升至真人
勿转出lofter

————————————————————————

我爱你的一千个小故事(37)



371、大家开始集训的时候苏汉伟还拖着鼻涕,从其他队跟过来的陪练们天天打趣苏汉伟本来就说话不清楚,这一感冒连兮夜语都说不清楚了。
苏汉伟急于反驳,一着急就鼻涕眼泪齐飞,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停不下来,就在大家哄笑的时候阵圣俊从旁边冒出来用纸巾捂住苏汉伟的鼻子。
“用劲。”阵圣俊隔着纸巾轻轻捏住苏汉伟的鼻子。
苏汉伟轻车熟路撸了一把鼻涕,小奶音喃喃:“舒服多了!”

372、“听说你们俩吵架啦?怎么和好的?”韩金难得八卦,刚刚跟陈博搭档竟然被阵圣俊跟南东贤锤了,这会儿看到了苏汉伟,突然想起来网上的八卦。
苏汉伟正疲于练习对线,蔫不唧唧的回答:“没什么啊,就把晚饭的肉给他吃了。”
“就完了?”韩金眼里都是不相信。
“反正最后还是我们俩瓜分了那盘肉,我又不亏!”苏汉伟想起来那天晚上阵圣俊又把肉喂到自己嘴里,被军训了一天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不跟你聊了马哥,我去找他吃饭了!”

373、腿哥的生日是在集训的时候,于是一群人谋划着给腿哥过生日,买蛋糕的时候出现了分歧。
向人杰跟南东贤想要吃草莓味的果酱,苏汉伟跟尹景燮强烈要求要巧克力味道,最后的一票落在阵圣俊这里。
“别问了,买巧克力的!本来我喜欢吃巧克力味也是被他带的!”苏汉伟拍板定下蛋糕的时候还不忘顺手撒狗粮。

374、来参加集训的其他队的队员最讨厌跟we一起训练,跟打lpl的时候一毛一样。
Rookie那次笑嘻嘻地在线上单杀了苏汉伟,于是自从we下路解放之后,就再也没逃脱过来自阵圣俊的针对。
韩金在下路配合打野搞死阵圣俊之后,苏汉伟团战就只盯着韩金一个人猛切。
最可怕的是we还有野辅,打包起来在地图上乱逛,指不定从哪里冒出来勾引一波送你回家。

375、所谓心理感应,大概就是大家都呆在训练室里的时候,阵圣俊的目光始终落在苏汉伟身上,但是小中单就是不回头,但是在ad移开目光的那一刻,小中单翘着嘴角回头看向了站在人堆里的ad。

376、南东贤趁着苏汉伟跟向人杰两个人不在的时候搞了一波事情,啃了阵圣俊的手,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结果被某人照下来发到了网上。
据说当晚某队中单到酒店前台询问有没有搓衣板,某队打野房间里传来不明声音。

377、一村在we训练室拍照的时候苏汉伟一路好奇宝宝一样跟着观摩,于是村长就把相机给了苏汉伟随便拍拍,没想到苏汉伟拍的还不错。
阵圣俊看着苏汉伟拿着相机对着自己,微微吐出的舌头也没收回去,熟悉的眼神让苏汉伟心动。
“你也不笑一笑。”嘴上在埋怨的苏汉伟还是赶在阵圣俊笑起来之前按下了快门,记录下来阵圣俊看自己的眼神。

378、腿哥过生日吃蛋糕的时候苏汉伟想多吃点奶油,阵圣俊就把自己的那块递到苏汉伟面前,让苏汉伟自己拿想吃的,剩下的自己吃。
小兽看到了之后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做游戏,阵圣俊跟苏汉伟光明正大的牵着手站在一起,那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真是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379、“明天你carry?”
“no!你carry,我躺!”
“躺好别送OK?”
“OKOK,老婆carry,认证!”
但是打完比赛苏汉伟可没有前一天说要carry的时候那么神清气爽了,一下场就bb阵圣俊总抱着手机玩,还一脸委屈的拍着阵圣俊:“你居然真去躺了!不行,你陪我一起carry!”

380、打完比赛大家准备坐车回去,阵圣俊低着头一只手玩苏汉伟外设包的拉链,另一只手被苏汉伟牵着。
上车之后两个人没有坐在一起,阵圣俊很自然地接过苏汉伟的外设包坐在苏汉伟后面一排的位置上,然后手从两边的空隙穿过去环住苏汉伟,两个人幼稚的非要从两个座椅间的空看着对方聊天。
“采访开心?”
“没有酸伟,不开心。”


——TBC——

【多cp】校园里的那些破事儿

甜出糖尿病系列惹٩( 'ω' )و

HeartpainWalker:

-CP:Mystic×xiye 957×pentaQ Condi×ben


-校园paro


-ooc


-勿上升真人 未经许可不得转出lofter


 


 


 


 


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我最后抛弃了作业和lol。


高一开学了现在怨念很深重。


日常偏爱舅夜。有微量狗蛋和厂荡。


第5个是我瞎写的,如果有机会真的很想这么对我们级长这样干。


 


 


 


 


1 开级会


 


 


苏汉伟既喜欢级会又不喜欢级会。


 


喜欢是因为可以不用一坐坐到屁股疼顺便记下那些不老实的人的名字,不喜欢是因为在阶梯教室里走走停停一个小时脚特他妈疼,还要听下面那个拽上天的级长吹逼。


 


还有被莫名其妙塞狗粮的情况,譬如现在这样。


 


徐铭枢昨天晚上通宵写歌结果现在上半身趴在他家学生会长大人的腿上睡得香,学生会长看见走来的自己还要打个手势让自己别扣分。


 


好生气哦还是一个班的但是我就要扣。


 


苏汉伟在原地活动了下脚踝,刚准备掏出小本本,左手突然一暖,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手心。他低头一看,是一颗水蜜桃味的糖果。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阵圣俊温柔的笑眼。


 


“别生气啦。腿哥也是为了小Q才犯禁的。”


 


苏汉伟攥着糖果,虽然妥协了但还是装作严肃地说道:“看在糖的份上就算了。我去巡查了,免得又被级长喷。”


 


“嗯,快去吧。”


 


苏汉伟走后,阵圣俊立刻把手伸到坐在自己后面的向人杰面前:“给钱,他不记了。”


 


“行,可以,牛逼。”向人杰把一张崭新的原谅色票子从钱包里抽出来拍到阵圣俊手上。


 


柯昌宇无语地扶了扶眼镜顺便把盖在徐铭枢身上的外套掖紧了些。


 


虽然很感谢这两个队友搞定了苏汉伟,但是怎么就感觉好他妈弱智啊。


 


 


 


 


 


2 大扫除


 


 


向人杰盯着擦窗户的南东贤生怕他掉下来,顺便把一条走廊拖了十五六遍。南东贤都有点觉得自己身上会被向人杰的目光灼烧出一个洞来。


 


柯昌宇看不下去了就将拖把抢了过来:“你就站在这看着吧,再这样拖地不是地被你拖平了就是拖把散架了。”


 


苏汉伟眼睁睁地看着尹景燮连人带黑板擦被隔壁班简自豪抢走了,黑人问号加目瞪狗呆。


 


把黑板洗了之后,苏汉伟屏住呼吸把对他来讲有些沉重的垃圾用黑色的袋子装好打结,想了想之后又在外面套了两个袋子。


 


被分配去扫校园的阵圣俊听到了苏汉伟在二楼喊他的声音,走到了自己班楼下的位置。苏汉伟用软软的小奶音跟他撒娇:“我不想下楼,帮我扔垃圾。”


 


阵圣俊果断地应了:“嗯,把垃圾丢下来。”


 


然后他就接到了一个巨大的黑球,差点没把他砸死。


 


高三的明凯和童扬刚好从小卖部买东西回来,看到这情况明凯忍不住嘲讽了一波:“老铁,做妻奴可会伤到很多对你有想法的学妹的心啊,虽然看起来你挺开心的。”


 


阵圣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你难道不是妻奴?你不也挺开心的?”


 


明凯突然不知所措,然后突然感觉脸上挂不住了。


 


“什么鬼啊我们走吧……荡荡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什么鬼!”


 


 


 


 


 


3 受伤


 


 


那天是向人杰和南东贤一起走在篮球场边上。向人杰兴奋地说着校庆的事情,南东贤安静地听着,偶尔会说一点话。


 


至于那颗来势凶猛的篮球,是向人杰先看到的,但是南东贤的反应比他更快,推开他的时候右手本能地去挡,被砸到之后疼得差点两眼一黑直接倒,在校医室检查居然骨折了。


 


“因为冬天人骨头比较脆吧,而且听你这样说那颗球从那么远的地方飞过来我觉得完全有可能被砸成这样。”


 


柯昌宇听了向人杰一顿bb之后认真地解释分析了一通。


 


脸色苍白的南东贤用没受伤的左手拉住准备去找那群肇事者打架的向人杰,轻轻地摇了摇头。“别去了。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吧。”


 


当天南东贤就收拾书包去医院了。住院的几天他一直能收到向人杰打来的电话,跟他讲点班里的破事,叮嘱他多喝点水早些睡觉,周末会和柯昌宇他们一起去看他之类的话。


 


真的到了星期六放学的时候,南东贤看见这几个人连校服都没换就带着校门口的一大堆小吃来了医院,说不感动也是假的。


 


在学校的那天向人杰没当着南东贤的面发作,后来还是查到了那几个打篮球的人,然后带着柯昌宇阵圣俊他们晚上上完自习课之后去打了一架,都多多少少挂了彩。


 


“我们这些都还好,你这个怎么办?给他看到又免不了会心疼的。”阵圣俊一边坐着让校医包扎腿上的一片伤,一边悄悄地问向人杰,指了指他额角上的淤青。


 


“没事,我有办法。”向人杰摆了摆手,露出毫不在意的笑容。


 


据说星期六那天向人杰请了班里的四五个女生想了一切办法才把那片淤青用厚厚的化妆品遮住,苏汉伟揣着受伤的手还饶有兴致地看向人杰疼得哼唧了半天。


 


完完全全照顾到恋人不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大抵也就是如此的温柔了吧。


 


 


 


 


 


4 校庆


 


 


徐铭枢抱着吉他在后台练习,手指准确地拨弄着弦,温润的嗓音饱含着感情。


 


柯昌宇端着杯茶倚在门口,安静地聆听着徐铭枢的歌声,目光只集中在徐铭枢表情专注的脸庞上。那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底轻轻颤动,然后化成柔和的情绪融在血液里,


 


歌声戛然而止,换成了已经徐铭枢本来的已经略显成熟的声音,“腿哥?”


 


——然后他便调笑着问道:“入迷了?是我唱歌太好听了还是我长得太好看了?”


 


柯昌宇原本还有点愣神,然后波澜不惊地把茶杯递过去:“别闹。”


 


徐铭枢接了茶杯,喝了两口之后问道:“对了,兮夜现在怎么样?没爆炸吧?”


 


柯昌宇摇了摇头:“现在还没,不过也快了吧。”接着他在徐铭枢脸上擦过一个吻,“待会别紧张,你是第三个节目。我会在台下看的。”


 


徐铭枢自信地拍拍胸口,“我肯定不会紧张的,放心吧,保证好听。我想去看看大舅子那边的话剧,感觉应该是场大戏。”


 


“你安分点练习,回头我讲给你听。”


 


“好吧,遵命。”


 


苏汉伟已经生了三个小时的闷气了。从看到阵圣俊和那个校花排练对手戏到现在。


 


事实上本来该童扬来演这个男主角的,但是因为童扬没时间练习和明凯的坚决反对,话剧社就从文学社把阵圣俊抢了过来——因为这一次文学社没再出那个看了都尴尬的诗词朗诵节目了。


 


“傻子吧这个阵圣俊……人家找他他就直接去?”苏汉伟缩在更衣室的角落气呼呼地碎碎念,戴着耳机听音乐解闷,更衣室高大的柜子把他整个人笼罩在阴影里,


 


他不是不知道阵圣俊对那个校花肯定没心思,但是谁知道人家对阵圣俊有没有心思呢?


 


苏汉伟发起了呆,没注意到有个大影子渐渐地遮住了他面前的光线。


 


“兮夜,你怎么在这里?快点出来。”阵圣俊抹了把额上的细汗,把苏汉伟从这个小空间里弄了出来。


 


“别烦我!练习去!”苏汉伟回过神来,摆明了自己生气的态度,转过身去背对着阵圣俊。


 


他是知道阵圣俊接了个话剧的,但他不知道是这种跟爱情有关的,所以他现在有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别生气嘛我也不知道……我也被骗了啊。”阵圣俊委屈巴巴地拉着苏汉伟的外套衣角,“对不起嘛就这一次了……”


 


“你还敢有下次?”“不敢不敢……”


 


阵圣俊又转到苏汉伟面前,用那种可怜的小动物般的目光盯着他说道:“兮夜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接这个话剧的……对不起。”


 


苏汉伟反而笑了,然而阵圣俊觉着有点可怕,“我没生气。”


 


“你生气了啊。”


 


“说了没有。”


 


“我想证明一下,可以吗?”


 


“自便。”


 


苏汉伟这句话刚出口,就看见阵圣俊的脸在自己眼前迅速贴近放大,唇上突然一温。


 


“卧槽原来证明是这个意思啊他妈的?”


 


他在心里偷偷骂着,唇舌交缠得却越发热烈。苏汉伟的手臂似乎是习惯性地搭在了阵圣俊的腰上,阵圣俊也伸出手轻轻扶着苏汉伟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的力道。苏汉伟在阵圣俊的嘴唇上咬了一下,阵圣俊没像往日那样还回去。


 


阵圣俊感觉到苏汉伟的呼吸不太平稳了,便放开了人。苏汉伟只觉得有点头重脚轻,小声地骂道:“智障,早跟你讲了我没生气。”


 


……你明明就生气了,不然为什么咬我咬得那么重。


 


阵圣俊在心里默默念道,把苏汉伟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好了,跟我回去吧。我待会还得换衣服。”


 


苏汉伟有一瞬间被阵圣俊温暖的目光惊艳到,缓过神来才习惯性地露出那种傲娇的神情:“……好吧。”


 


哄好了老婆,阵圣俊只觉得自己紧张的情绪都已经被当作落叶扫出自己的大脑了。


 


至于徐铭枢一曲成名然后被吉他社社长死缠烂打拉进社里,阵圣俊和校花对手戏被无数女生铭记羡慕意淫差点登入校史的事儿,那都是后话了。


 


没登入校史的原因?去问那位戴着红袖章看起来像个小学生的小家伙吧。拿包糖炒栗子哄好了,指不定还会跟你吹一顿那位校草是怎么被他掰弯的。


 


 


 


 


 


5 级长的一天


 


 


级长这天很郁闷。


 


早上是好的开始:早上遇到高二的那个学生会长的那个宿舍一行7人外加一个不认识的小胖子跟他热情地打了招呼,声音洪亮,使得他十分威风。


 


然后改一下作业,检查自己写的教案。


 


接着上课的时候就不好了。


 


一进高二三班的门,就被一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奶油蛋糕砸了个正脸——最气的是一顿威胁问不出来是哪个调皮蛋就算了,要查监控结果刚好今天坏了。


 


生着闷气把脸洗干净上完课,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饭里发现一只来自南方的大小强,恶心得要吐。


 


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踩到几个丢在一起的栗子壳,踩上去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背部刚好摔到一个刚跨过去的泥坑里——下了雨混着泥沙的那种。


 


回去洗澡的时候,洗到一半准备把身上的泡沫冲掉时,突然没水了。


 


下午回办公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带的四个班的作业全部混在了一起,还有人把他的笔全摔得写不出字来,红笔笔芯全被偷了。


 


一脸晦气地去开会,结果他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个同事发过来的,说是重要文件,要尽快下载下来。想想打开看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结果刚点开那个链接,里面就传出了女人和男人销魂的呻吟,更可怕的是手机的音量自动放到了最大,关不掉。


 


结果晚上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喝茶了。从校长室拿着处分条出来时又被一堆面粉泼成雪人,回到宿舍门口时发现有通知告明今晚停水。


 


“接下来应该是没有级长的一周了。”




“好!很好!非常好!”




虽然很智障,但也只有军训的时候练的口号才能表达出他们此刻激动的心情了。


 


 


友情出演:


 


早早到了教室在视野死角破坏掉监控器电线的柯昌宇;


 


趁着自习课偷溜出来朝隔壁班发射奶油蛋糕的简自豪;


 


混进厨房变身厨房工作人员放小强给级长的尹景燮;


 


在通向教职员工宿舍的路上放了一堆栗子壳的苏汉伟;


 


算着时间把一根水管砍了还被溅了一身的向人杰;


 


弄乱作业摔断笔并把红笔笔芯全扔了的南东贤;


 


利用黑客技术把老司机的资源发给级长的阵圣俊;


 


得知停水之后又翻墙出去买了面粉回来泼级长的徐铭枢。


 


 


 


 


 


 


END



【舅夜】Fortunates

一口糖,咖啡都不苦了呢~

HeartpainWalker:

-CP:Mystic×xiye


-ABO设定


-ooc


-勿上升真人 未经许可不得转出lofter


 


 


 


 


瞎几把写,为了还债,只求轻喷。


这个题目是我觉得最适合他们两个人的了。


 


 


 


 


阵圣俊和苏汉伟从认识到现在两年多来,终于吵了第一次架。


 


具体的情况很难描述。只是知道在训练赛输了之后,苏汉伟是真的满眼怒火跟阵圣俊发了脾气。那样的表情,不仅是阵圣俊,包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阵圣俊最后选择了沉默。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场训练赛了,他一言不发地开始继续练习,按着昨天的小战术会议里说的,一直练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颗装满了一种致命情绪的种子埋在了阵圣俊的心里,潜移默化地发芽抽条,越长越疯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是在哪一次失败之后呢。


 


阵圣俊的脸色很差,并不是那种被指责之后的委屈,而是另一种很少在他的脸上看见的表情。


 


犹豫。


 


说得更决绝一些,是不自信。


 


不同于在岔路口的犹豫选择,于他而言更像是在充满自信地选了一条路之后开始犹豫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开始不相信自己能够接着走下去。


 


 


 


 


 


队里的人几乎全部中枪,感冒病毒在空气里疯狂逃逸,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人会是谁。


 


尤其是苏汉伟,症状相当惨烈,眼眶周围是被疲倦感袭击后留下的深青色,被病态的苍白脸色一衬显得更加严重了。平时在基地里短裤短袖拖鞋蹦跶得欢脱的小孩儿也不由得被华北的天气逼得穿上了长裤和外套。


 


阵圣俊的感冒本来就还没全好,因为药物催眠的效果让这个偶尔能跟苏汉伟一起看上海清晨的曙光的人在不到三点的时候就困得上下眼皮互掐了。


 


在关了电脑离开训练室的时候,苏汉伟从里面追了出来。


 


吵完之后的八个小时,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苏汉伟却急急地说了一大串话,让本来脑子就有点不清醒的阵圣俊更迷糊了。他强打精神,按着苏汉伟的肩膀:“慢点说。不要急。”


 


阵圣俊感觉到了空气里波动的omega信息素,而信息素的稳定与否跟omega的情绪是挂钩的。苏汉伟紧张地捏着衣角,狠狠地咬着下嘴唇,眼中溢满了复杂的情绪。


 


“嗯……就是我今天不应该那样说你的。对不起。”


 


苏汉伟努力地平复着狂乱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阵圣俊低垂着双眸听完,安静地点了点头。他一边温柔地抚平苏汉伟有些凌乱的头发,一边散出很多的alpha信息素包裹住那略显娇小的身体,覆在那层快要暴露的omega信息素上。


 


“你不该说……对不起。我本来打得就不好。”阵圣俊如是说着,眉眼间有几分沮丧的痕迹。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苏汉伟似乎又生气了,“你明明不是‘本来’就只有这样的水平……还有,前天你和老板说的话我听到了。”


 


阵圣俊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听到了,自己和Zax的谈话?


 


“你不能不相信自己。”苏汉伟死死地盯住阵圣俊的双眼,“这是命令。就凭这是我和你的最后一场比赛,如果你前天那些话是认真的。”


 


阵圣俊突然觉得自己前天说的话太任性太幼稚了。


 


但是此时,似乎已经是覆水难收之势了。


 


最后的最后,阵圣俊伸手把苏汉伟紧紧抱在了怀里,沉重地答应下来:“嗯。”


 


 


 


 


 


苏汉伟其实早就想好了。


 


在听到阵圣俊和Zax说的话时,他就已经想好了。


 


他们这两年磕磕绊绊,从濒临掉级边缘到捧起象征荣耀的冠军奖杯,中间被挫折的伤痕折磨得再苦不堪言也不会轻言放弃。


 


因为彼此之间是知道的。像他们这样关系紧密并肩而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说要放弃了,那么另一个只有两个选择:把人给拉回来,抑或跟着他一起放弃。


 


在很久以后的一次聚会里,向人杰问过苏汉伟:“如果那次输了,你是不是就真的跟着他退役结婚去啦?”


 


苏汉伟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简单粗暴:“不存在输,我没想过。”


 


他一开始对这件事是感到惧怕的,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在少半根筋的乐天派模样的阵圣俊背后是不是个像曾经的自己一样怯弱的人。


 


但是在跟阵圣俊挑明了说清楚之后,苏汉伟反而安心下来许多。


 


他知道,他们绝对能赢。


 


 


 


 


 


比赛结束之后,WE的两大元老特意来跟两个小家伙拍了张照片,一个人比一个手势,刚好是1017。


 


至此,WE英雄联盟分部建队以来搭档最久的两位队员——Caomei和Weixiao长达1017天的纪录,将被ID为Mystic和xiye的两位队员刷新。


 


照片上的四个人,都有着最干净温和的笑容。


 


晚上吃饭的时候,高学成又差点把阵圣俊喝吐了——苏汉伟及时地拦了下来。把人拉到不显眼的位置后,苏汉伟要了杯温牛奶,混着一粒解酒药给阵圣俊喂了下去。


 


“兮夜啊。”阵圣俊伏在苏汉伟的肩头,突然似醉不醉地轻轻唤道。


 


苏汉伟连忙应了一声,阵圣俊继续轻轻地说道:“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吧。”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对不起任何人,包括我。”苏汉伟的手顺着阵圣俊的背部曲线一遍又一遍地抚过,阵圣俊居然就靠着他那样睡去了,脸色安详又宁静。鏖战过后的放松感带着倦意席卷了整个大脑,也算是情有可原。


 


……那就这样吧。反正以后他应该还会有这种时候的。


 


苏汉伟突然脸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红色。他索性也把头靠在了阵圣俊的脑袋上,闭上双眸。


 


眼前不自觉浮现的竟是刚刚在台下他偷亲自己的一幕。


 


阵圣俊带着点意味不明的笑容,从南东贤那边偷溜过来,在苏汉伟的脸蛋上猝不及防地吧唧一口。


 


他脸红着日常骂这个老是捉弄自己的人,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好像喜欢这个样子。


 


阵圣俊身上酒的味道混在了alpha的信息素当中,弄得本来就喝了几杯酒的苏汉伟也彻底因为酒精的作用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竟然已是天亮。苏汉伟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换过了,身旁空出大片的位置,似是有人睡过。未待思考,阵圣俊就自己推开了门走进来,见他醒来唇角不自禁地扬起惯有的可爱弧度——


 


“早安,兮夜。”


 


“早。”


 


 


 


 


 


应该说些什么呢。


 


苏汉伟那天夜里和阵圣俊说完话之后,被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是那种绝对不愿放手也拒绝被挣开的力度。


 


所以阵圣俊对于苏汉伟的那个“命令”的应答也几乎是相当于跟苏汉伟重新许下了不再放弃的承诺。


 


然后,他便从那时候起就明白了。


 


原来啊,我和他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样的心情的。


 


——那就走吧。


 


“并肩而行,沿着这条属于我们的路,继续走下去。”


 


 


 


 


 


END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我活在自己的天空之城里,不需要谁去可怜,更不想被人可恨。